师生

有时会思考为什么会有师生的矛盾。比如,明明我在实验室也挺“和蔼”的,为什么学生也经常“欲言又止”?又为什么学生有问题会宁问他们半知不解的师兄弟,而不直接来找我?对比我的博士导师,相当惭愧。

想当年,我只身一个人在美国读博士,生活、学习中遇到的每一个困难,甚至是对家人的思念,常会把我带入很无助的境地。常常我盼着周三与导师的周会早日的到来。周会理应是谈研究的进展和困难。但我与导师的对话,却远不止于此。经常我进她的办公室,未语先哭。常常她象姐姐听着我的委屈和烦恼。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四年多的时光,我一步步地走向成熟,走向成功。不记得用了多少导师屋里的纸巾。导师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不哭了,就可以毕业了。

现在我不哭了。有了自己的实验室和学生。也有学生来诉说他(她)们的困难和困惑,也偶而有学生进来用我的纸巾。我的梦想是我能保证一周一次与学生的meeting,让我的学生就象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受到关爱。我在导师那受到的点点恩惠,都应返哺给我的学生,这样才能不辜负我的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不辜负学校给的信任。

 

 

共收到 7 | 阅读次数 726
  邮件 [2012年03月08日 Thursday]

有矛盾才会有火花,有火花才会闪光,有闪光才有可能点亮该生的前途……迎着矛盾上,前途是光明!

寿惠霞  邮件 [2010年06月17日 Thursday]

回复3090104539

90后要装酷,我不用了。呵呵。

3090104539  邮件 [2010年06月10日 Thursday]

怎么觉得老师和这般90的小孩一样,有些多愁善感呢?。。。

陈欣  邮件 [2010年01月04日 Monday]

在功利的浙大,缺乏的就是师生。努力!!

寿惠霞  邮件 [2009年10月12日 Monday]
谢谢云霞, 还是惭愧。今天一早来找学生说话了,最近与学生交流多了一些,共同努力吧。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