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浙大这次120校庆的意义兼回一些少数派观点

1、看似有些张扬,是的,没错,的确有些张扬,想让很多人都知道。早在二十多年前,人们报考浙大的时候,很多家长还会问一句浙江大学在哪里?是一本吗?早在多年前某些很有意思的学校不顾自己的吃相,拼命在和家长散布浙大把其他“更不知名”的学校都合并了千万不要报考之类的话,当然对当年从浙大偷走几个专业以及自己合并了多少个真的二流学校只字不提。从这一点上来说,媒介即时力量,如果一所大学遭受过不太幸福的事情太多,一步步艰难走过来,一步步隐忍熬过来,一步步地把分割开的伤口血肉愈合上,重新站立起来的它是有资格称道的,是有必要让很多不知道和装作不知道的人知道的事情。当然,另一方面也是要让在校的诸位,了解今天坐在安静宽敞的课桌前的不易。

 

2、老一辈浙大人踏实,有的时候并不讨喜,以工程师文化自居的同时,其实也错失了很多的机会,翻翻历史发现,校名都差点被改了。就国家民族来说,在最需要工程师的时候浙大人都去当了工程师也算是尽其历史使命。听过一些老校友们在一起慨叹过浙大文化传承的特色,但就整个社会来说,高等教育的普及率越来越广,一个大学,要想继续挺立发展,故步自封是不行的,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如何解决的人员,还要有人懂得为什么解决,懂得问题如何产生的,懂得问题的根源在哪里,所以要有领袖型人才国际视野人才担当大任的人才,从这一点上来说,如果一个高校敢于这么去想,它已经和其他的高校显著地不同了。这是它存在的使命和价值。浙大人喜欢谈历史谈西迁谈传承谈挖掘,因为这是它的根基所在,从这里挖掘出来些东西,无论如何其他高校比都没法比的。有些领导者在某个历史时期,具有很好的战略眼光,高屋建瓴地抓到了浙大的这个特质,为浙大做好了铺垫,可以说,我们有了恰当的起点,方向对了,后面只是如何加油向前的问题了。

 

3、浙江杭州,这是一个很独特的地方,当离开后发现过马路心惊胆战时会记得它的好。城市规模不是特别大,由有头脑的地方官员长期经营了多年,造就成面向新的社会分工和产业经济结构的一个中观层面的社会运作模型:心态开放,思想也足够包容,权力的影响小些,市场调节的空间大些,城市的规划可圈可点,乡镇的差距也不那么大,浙江人的生意做得好,加上网络经济发达,有各种旗帜企业。那么浙江大学在这样一个不错的环境中,有多少腾挪挥洒的空间呢?你不在汕头,不在雄安,不在昆山,距离权力中心太远,距离港口大都市也不近,那么是甘心做后花园呢?还是留清预备学校呢?菜鸡互啄肯定是没前途的,还要想着如何突围。

 

4、在中国做企业现在有句话,叫做不做前三名,后面基本没戏唱了。为何?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后,各类资源虽然都是宏观上的市场调节但是必然会趋向于集中,集中能够体现出市场手段所没有的集成效率,虽然有大而不强的弊端,但整体来说,人们都隐隐约约对于高校第三名的位置觊觎很久,争抢不断。浙大要去抢么?很难,即便想,也心知肚明知道很多事情抢是抢不来的,跪求都不行。但,把自己的事情认准了,做好了,天下就来同了,这才是一所世界一流高校应该具备的气质,如果说120校庆前还缺乏的话,今天开始,则真的有了。

 

5、有人在网上提出不同的意见,总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是的,的确以前从来没有哪个高校有资本有勇气有意愿去挑战一个传统意识,即除了北大清华大陆再无好学校;要做大事就要去北京;学而优则仕。今天浙大把这些观念都打破了,当然打乱了很多人正常的价值顺序权重,引发了某些“不爽”,甚至浙大自家的少数校友,也有放下筷子骂娘的。但这些都是枝节而非主干。主干是什么?主干是浙大在教育领域,提出了一种让个人价值与国家民族发展的高度结合的模式,即创新创业。你以为在校庆前开个大论坛是凑热闹呢?这是战略是布局是顶层设计,就是告诉所有学子在一个新的时代,做大事不用扎到权力或者资本中心去,只要你做得够好,自然有各种因素向你靠拢,地域的劣势将被新兴的知识经济消解,地域的优势将会被进一步放大,要不为何阿尔法狗会来乌镇下棋,去北京下有更多实际意义吗?学的好了不一定去当官,这个也很符合当前国家的号召,做大事,比手握大权要对社会有更大意义,这个对于高校的创新创业,是引导,当然,这里的做大事,不单单是指解决技术问题或者论文数量如何,而是真的能提升自我后推动这个社会发展变革,为更多人带来福祉。如果这不是教育的目的,那么这是什么?买来国外的芯片贴膜吗?纠缠于到底是渐进还是迅速地深化法治改革吗?那是排名在浙大身后的高校们去思考的事情。

 

6、传闻萌萌校长曾这样说过:浙大要习惯排名第三;不要小富即安。这是有深意的。就凭这句话应该列入浙大历史最优秀校长之一。为什么呢?因为这需要浙大在学校的最关键的阶段勇于反思,快速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把拆分的院系又合并了就完成任务了么?没有,远远没有。这只是浙大爬上世界一流大学台阶的第一步。浙大人当然知道自己的劣势在哪里了,这是远在什么美国的傻叉律师不可能知道的,有劣势不用担心,谁都有,关键是目标要坚定,不受一时地规则理念束缚,也不要轻易动摇,把大问题拆解成一个个逐步攻克,比如国际交流,海宁就造起来了,踩下去,有印记。浙大要做东方斯坦福,有难度但也有希望,否则你接下去连个目标都没有,怎么发展?停滞不前等着各类电子科大超越吗?你看华为恐慌什么?能学的都学了,更多的学习对象在身后,更多的未知领域在身前,当然有挑战和压力了。但是你知道吗?二十年前古墩路两旁都是菜地,没有路的,还不如现在的城西余杭大走廊,那么设想二十年后会如何?到城西余杭去打个飞的还是这边地铁转轻轨去趟黄山?是紫金小镇更大还是梦想小镇更野,这里的车库里藏着的都是一个个独角兽吗?浙大的校友都是在做股权投资吗?有没有尚未毕业就靠成果转化身价百万的研究生?有一点是可以预料到的就是其实我们真的想不到。

 

7、一个大学,在新媒体时代,能够有如此的社会动员能力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个大学的文化做得不错,凝聚力做得不错,集体的认同感做得不错。军训时排练抱怨得再凶,毕业后唱校歌时依然会哭;还有那一大家子二十多人都是校友的,这就是浙大足以向世界证明的资格,是浙大足以傲视其他高校甚至傲视“兼容并包厚德载物”的资本。要问能做到这个程度需要多少年的积累?我只能说,从时间上来看,至少以十年为单位来计算,能不能成功,还不好说。所以全世界亮灯就亮去吧,要上天就上吧。如果中国的所有高校都能上天,那我们就民族复兴了,你们也就不用出国留学了。不遗余力地做好校庆这件事,是有足够长远的价值和回报的,这一点预计会在未来逐步地体现,受益者不仅仅是现在的在校生和校友们,不仅仅是向全社会乃至全世界宣扬了我们的团结和力量,更重要的是向未来的学弟学妹们展示浙大邀之并肩继续前进的声音。

 

8、如果在大家在紫金港看演出看灯光秀的时候,我说一直有老校友反对建设紫金港校区,反对出售华家池和湖滨校区,有人相信吗?哦对了你们本科生可能都还不太了解过往,但有一件事情要明白,如果一个大学只考虑校友的情感,而没有考虑对未来入校学生的责任感的话,可能你们都根本没有机会被录取到浙大读书,更别提看什么灯光秀了。校友的意见,需要尊重,但是必须给未来让路。同样道理,有人觉得现在的zjg新大门不好看,zjg的大讲堂不好看,这都不重要,毕竟我们看着玉泉的大门度过了这么多年,换了其他任何一个门都不会觉得好看,甚至玉泉的门口如果少了那颗bg树,都不能称之为完整的校门。可一个大学要有希望,必须更多地考虑后来人的需要而不是前人的追忆。即便是我也不觉得它们有什么好看,但是对于2017级新生来说,当他们入校的时候就存在的东西,就是和他们一起成长地文化符号和文化记忆,等到他们毕业的时候,也许有不少人就会更多地在那个校门前合影留念,这就是历史发展的进步,他们的文化地标不是费巩亭而是大讲堂,很自然的事情不必惊慌。有没有,是理念问题,丑不丑,是审美问题,不要让审美问题耽误了理念问题。再牛逼的校友,也没有资格让学弟学妹们永远活在你的记忆情怀之中。

 

9、虽然一直提醒学生们要关注学校新闻信息,但是大多数人都没这个习惯。看看新增的专业,看看新签署的地方合作,新的研究院设立,这些都是一个高校的布局和思考。你可以把高校当做玩模拟城市一样去经营,有些思考和决策,一定是提前有所布局和设计的,不是说不要抱怨,而是说不要把自己的格局收得那么窄。如果大家看到照片发现史大牛吃饭找不到座位,那么说不定这捐赠的钱就优先用来改造食堂了,那么数学研究院谁来建?基础研究没有场地,有大牛会来吗?别听什么大学之大不在于高楼大厦这些鬼扯的调调,没有一流的科研软硬环境,屁都吸引不来,更甭说一流的专家学者了,如果你是一流学者你有那样的国际主义白求恩精神来支援各方面条件都不好的大学去吗?数学基础研究水平提升了,对于理工科来说是大幸运,大帮助,说不定未来的潜在受益者,就是这些抱怨吃饭错时的。

 

1090后的不好的一方面尤其在于把个人的成长和成绩,都归结到个人自己的选择和努力上,看不到平台和环境给他带来的间接帮助,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家可能都想参加一个学科竞赛,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挂比赛的宣传横幅,好像自己付出了体力和时间,就影响了参赛成绩一样或者就比直接参赛的低人一等似的。所以类似搭建平台服务更多人的公益事情,很多时候都不受人待见,所以宏观上,平台就很少,协作就很弱,这是90后的通病,可以理解,但最终所有人都失去了更多的机会而已,这种自利性,也就导致了往往有好的起点,但是长期地“唯我成功”论,一群人的进步和成长速度都不得不放缓。有人觉得这样“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不好,那么没办法,无论好坏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微观小环境的特点之一。有若干人在网上聒噪的同时,有很多同学辛辛苦苦任劳任怨地站在太阳下为更多校友服务,这就够了,时间终将给这些人更多回报,即便现在几乎看不到但我也断定未来肯定会有。

 

11、几任校长们合照的图大家想必都看过了,虽然在任长短不一但各有专攻,在不同时期都把浙大向前推进,当然其实这里还少了书记。三任书记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和资源,是历史选择了他们和浙大,而非浙大选择了他们。所以不必拿一把尺子去衡量,且这些渐进地改变,也非是一个在校生能够在短短几年内就体会到的。单就书记来说我们不妨横向看,其他高校的书记在位都做到了哪些事情推动了哪些事情与校长合作得如何,只要这样横向一比,就能够发现浙大的幸运之处了。尤其是......,虽然有的时候发言略显冗长,但是你能区分出来浙大的哪些事情是由其推动的?哪些资源是由其争取的?有哪些文化是其树立的吗?我知道年轻人里面很多人喜欢乔布斯,老乔的口号是,消费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那么为何对帮主奉若神明,对老村长却苛求其没有海外背景和闪耀学历什么的呢?一个人,要看其为一个学校做了什么,而不是学历的高低,我们不要用自身的狭隘和局限去评价他人。等到十年后的某一天全校本科生实现100%出国交流覆盖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学弟学妹们真的不必感谢某个特定的人,因为那是数代人为同个目标而砥砺前行的结果,甚至包括前天等在寝室里热心接待校友的同学们的一分贡献。很多时候我们的结论不太准确,只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少,而成见又太多的缘故。

 

 

12、偶然看到某条微信留言说,他从小的理想一直是“北上”,但是校庆后觉得其实留在浙大也挺好的。足够了。

 

 

—— 2017.05.23 fudaoyuan 98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102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