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对浙大120校庆持有异议的人士的态度

1、其实这几天手机上除了校庆还是校庆,基本没啥别的信息了,所以根本不知道持有异议的人都具体说了啥。早晨匆忙码完字,有其他老师提醒才去看了看。所以《兼回》一文,其实不是在怼什么对立的观点,还是在努力完成在“校园信息”版面和校内低年级同学分享不同视角的初衷,让大家尝试从另外的视野角度理解为何要错时吃饭,为何应理解老校友们回到寝室瞅一瞅的心愿等。

2、对了,要说校庆期间不重视学术,我可以再提供一个真实的案例。今年是浙大夜未央草地音乐节第十个年头,下午在彩排的时候,有某校友/老师模样的人过来投诉让摇滚乐队小点声音,说这里是校园,是搞学术的地方云云。学术是什么?校园是什么?你能说一个学术报告没有价值吗?不如几个业余摇滚队伍的排练重要?这还不得被某些异议人士们吊起来打啊?但事实是怎样的? 可能有些校内外人士们还不理解。

3、事实是这个草地音乐节比西湖音乐节还要早一年,是浙大唯一的露天摇滚音乐节,是坐满玉泉毛像前整个草坪人山人海几千人的音乐节,是没有花浙大公家一分钱常常都是企业和校友赞助的音乐节,是作为一所工科氛围浓厚的院校的屈指可数的几个没有固定队伍但是坚持了十年的音乐节,是很多乐队毕业校友成员每年从天涯海角归来团聚并为学弟学妹们奉献一首充满大学时光旋律的音乐节。你可以想象吗?你错过了吗?我只能说,很难忘记,也很难想象。

4、所以说,高举“学术旗帜”没有错,大学也好,活动也好,它是核心,是主流,但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场合下再强调“学术旗帜”毫无意义。校庆日,是个节日,是凝聚人心的日子,是让校外的校友们回家看看的日子,是让校内的学生们真真切切感受这些校友们爱校情怀的日子。我举这个例子是来证明,不是一谈及“学术活动”,每时每刻它就能凌驾于一切事物之上的。校园,必然是人的校园,是感染人,影响人,培养人,塑造人的地方。我想如果是一个教授意识到这是一个很早报备的活动,且又很喜欢弹吉他的时候,说不定会冲出教室和大家一起共奏一曲,但是中国的老师们有这样的情怀多不多呢?某些人真的以为把学术活动放到一个绝对崇高的位置,一切教育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万事大吉了吗?我真没这个自信,校友们如果想来回顾课堂氛围或者接受些新的理念也可以但观点不必如此极化。

5、另外,一直以来有不同年级的同学和校友对于几个大西区的新建筑争论很大,到底好不好看,到底和浙大气质是否般配。我的观点就是大门也好,讲堂也好,建了就建了,和以后的人有关,他们会珍惜并融入他们的记忆的,如同情人坡在哪里不重要,多大面积不重要,只要灯光暗些适合交流感情的,都可以叫做情人坡,这算是文化吗?当然算。如果一提到校园文化想法都惊奇一致那校园文化得多么得单调?没有积累的就慢慢积累,积累得不错的就精心保护,诺大的校园,2001年时只有树干,连片叶子都没有,现如今两旁亭亭如盖春花秋霜煞是好看,满园樱花玉兰争芳吐艳,这文化不就慢慢积累起来了?没有什么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如果有,那也至少需要三四蹴才行,过分焦虑是没有意义的。中午的时候上过我思修课的小朋友在讨论浙大的底蕴如何如何弄得我也哭笑不得地回复如果他们平时多读几本书,浙大的底蕴就能增加一点点,如果他们平时不读书不自修,浙大的底蕴再深厚对他们也没用。

6、那些为浙大担忧的观点,有时看看也没有错,至于事实是否如此大可有责改之无则加冕,咱都嚣张成这个样子了,如果再没有人指指点点就太不正常了,不过浙大的品质单元里还有个很好的力量源泉:海纳江河,什么都能够容得下。能够同时容下对立的观点,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标志,对于学校的建设来说亦是如此。我觉得有点理性的人不至于别人稍微指摘就急得火冒三丈,有的时候那就恰恰是不自信的表现。当然,还有些观点说白了就是太着急了。一个大学身边的各种资源各类地位的营造,怎么可能经过一日之功,更何况要挑战现有的学术格局和利益格局,不啻与国家崛起中的修昔底德陷阱,要排除万难欲承其重,被大众甚至是少数校友们鄙夷误解挖苦质疑抱有敌意,都是正常,谁要你在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上还处在挑战者的位置呢?不必争执,非要重大误解也不必辩白。就像有人质疑浙大的每笔校庆开销从何而来一样,信任你的人不用解释,不信任你的人,估计也不信你的解释。把这些观点都作为鞭策和激励自己的动力就够了,做的速度总赶不上评议的速度,能够息止非议的只有我们的加倍努力和不断地成果。

7、我相信除了少数唯恐天下不乱之士,即便是很多对浙大校庆或者校庆之外的事情提出批评的人来说,至少提出异议和批评这件事他来说本身就是值得做的事情,效用至少是正的。如果是毫无关联不屑一顾的学校再折腾可能都爱答不理。爱之深责之切,要我说北方的几个著名大学有何缺陷我还真一点不知,最多跟在大V后面用它们当中国高等教育的吐槽标的而已,而对于自己的母校,则可算如数家珍了,哪里强哪里弱嘴上不说心里也有个评议,但是无论如何评议,总没有了重新投胎的机会,你改变不了母校,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历史,说不定全班一起捐个树捐个凳子的时候依然深受感染争先恐后。

8、不用问我捐没捐,当每次体育馆里坐满校友和同学的时候,当他们起身齐唱浙大校歌的时候,一定会有某个人从一张椅子上站起俯瞰这漫漫一馆的求是情怀,而椅子的背上有我的铭牌。我没有足够的精力关心那些捐赠用在何处,我关心的是,当某一天这个体育馆里的所有座椅背上都有一个校友名字的时候,从这一代人开始,是否以后历届的浙大学子都能够从纵跨几十年的捐赠铭牌上体会到,一旦他选择了浙大,这辈子就和多少求是人结了多么大的缘分,这辈子要和多少求是人同唱一首全世界最高难度的歌。

9、上一段是广告贴。具体如何捐赠请咨询校友总会。大约5000一个,剩余数量不知。

——fudaoyuan 2017.05.23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172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