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社会影响力——从浙大招生亲历看校庆的目的

 1、好多校内的同学说,看到我写的东西,明白了很多以前没有意识到的东西,很欣慰。的确,文笔阅历都有限,可能校内的同学们看看还觉得有些价值,不过本就不想辩论什么,也无意于分个是非对错,只要大家看完有些启发,未来思考事情时能兼容到这些方面的因素也就够了。 把白天的工作整完, 索性借着校庆余波,晚上(又是凌晨了喵)甩个亲历过的事情让大家砸砸味道。不要说是三连发。

2、某年某日和其他老师一起去招生,家长进来就问,浙大排名到底有没有水分听说武书连是你们校友,我们说有什么事情,家长说看到网上说浙大把其他不太出名的高校合并了,我们问这是哪里看到的啊?然后噼里啪啦解释下。这个家长第二天又来问,说听到有人说,浙大入校后很可能给你调剂到不好的专业让你去学种茶叶,我惊讶地问,茶学浙大是全国第一的专业,可能不愿意收您孩子吧(根本没在该省投放专业指标)?然后第三天来,说他们孩子成绩不错,最终想来读浙大的竺可桢学院,同时想问为何浙大没有双学位,说听说有的高校明确表示可以修但浙大只是辅修,我问他是不是那个高校认为国外校友比浙大多?或者说它认为那里的实习机会浙大多?......尴尬得我都不想说话了。

3、当然,最后我劝这位家长不要管太多,如果孩子愿意报浙大自己过来问,不愿意报浙大也不勉强,只能一切随缘了。这是一个印象深刻的亲历的事情,懊恼的倒不是家长太让人扎心或者被一些兄弟高校们运用了娴熟的招生技巧,而主要是因为这个孩子不够主动,总让家长来问询自己没有点责任担当。不过这种事情可不是一两次,太多了,除少数刻意谣言之外,大抵上还是家长和学生的不了解乃至一知半解。除了北京的两个学校可能其他高校都多少都会受到些特别地待遇吧?(如果只是浙大。。。当我没说)

4、如果你们读研后,有时间的话,建议可以报名跟着老师去招生工作,因为面对都是陌生的学生和家长,所以从各类令人欣喜和懊恼的问询中,可以感受到的是一种极为接近地气地常态化地不带太多主观感情色彩的社会评议。看一看在这些陌生的面孔下,普通的民众对于浙大的评价和认识到底是在哪个层次?我们在学校里接触的,都是高校系统内部的人,即便是企业来做招聘的也都是有所图的,社会民众们的观念里,对于浙大的到底是何种的定位和判断,很难知晓。当我们刷着朋友圈里翻天覆地欢庆周年图片的时候,在我的意识里依然固执地断定,这些人都是或多或少和浙大有相关的人,它不能代表全社会的认知理解和评价;而哪怕是偏颇的评价,我们也要至少清楚偏颇在哪里,我们的具体业务和对外宣传到底是哪里还存在渗透上的不足,否则也很难弥补。

5、我可以理解那位家长的焦虑和不信任感,当然,如果他认为浙大不值得报考,也就根本不会来咨询了,梳理这些情绪和正确地引导宣传这是招生工作的核心任务之一,我也能够给他们解释国家科学技术对于全国高校的重大意义,实在不行,百度一下,什么自然基金青年基金面上项目,至少也不会有原则性的错误,甚至国内外四五个大学排行榜的权值侧重也能说得八九不离十,同时对于各个高校不同的招生风格同道中人其实谙熟于心,这都是做招生团队中的一名科普老师应尽的义务。但是,我对于改变一代人的头脑中的几近固化的价值观念,深感无力。

6、我不认为浙大在所有的领域都能够排到全国第三名,它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如果没有一个较为公允地社会评价体系,它对于浙大不太公平,并且,它对于很多高校都是不公。我无力也无资格诟病更高层的制度设计上有何不足之处,但是基于全社会地具有历史传承的饱含社会意识和文化习惯地甚至包括高中班主任特别奖励制度的价值评判体系,单靠一个小小地浙大,岂能撼动!?是的,你没看错,高中以及高中班主任特别奖励制度,可能比一个高校得到了多少国家科学技术奖,对于招生与报考工作更有直接影响力,你们懂的。

7、如果你们查阅资料应该了解,浙大的本科招生人数在前几个高校中是偏多的,而自主选拔竞赛选拔之类的名额又是偏少的,而各个省市招生排名,是以正式招生名次以录取最低线为依据的,于是长期以来我们同时还要和这些落后的评价体系做斗争,那些为了招生排名全省“正式”招生指标居然只投放两三个人的高校,浙大真学不来,既没学的机会,也没学的勇气。所以我说要很多人感谢浙大造了新校区也扩了招生容量否则很多人无法成为浙大校友的。在服务地方上,浙大也比其他很多很多高校承担了更大比例地本地化生源吸纳,这是历史造成的,但也是浙大扎根周边环境,服务地方建设的必要之举,至于是否和全国化和全球化布局有冲突,我想有肯定是有的,但立足历史,从长计议,徐缓图之,未来有更多全球化的人才聚集到浙大周围,聚集到杭州的“东方斯坦福”周围,地方建设又怎能不受益呢?

8、再没有激情动荡岁月火烧某某楼的机遇了,这是历史的幸运和不幸,幸运地是所有高校都不必颠沛流离了,不幸地是在一个平稳地社会发展情态下,想要建功立业受到世人认可太难,你首先要遵从某些价值排序然后才能生存,而生存地同时也在自觉不自觉地强化着这种价值排序。这可能就是为何我们说创新很难的原因吧,我们创着创着,可能又成为陈旧价值体系的维护人了。所以,你要在一个稳态社会,形成一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是很艰难的事情。当中西部地区高校呼唤不要再被抽血的同时,浙大何尝不是也要应对其他高校包括招生和教师人才挖掘等的多方位竞争。除了学术水平之外,这些难道不都和浙大的影响力建设相关吗?

9、浙大还在路上,要向北方两所优秀的高校学习,我们也要把健康工作五十年喊起来,但是取法其上,仅得其中,我们都知道有些局部环境本质的不同,学来也是照猫画虎水土不服没有意义,如果要想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就要有不同的理念文化输出,这种能源源产生动力和吸引力的价值理念“高地”在哪里?创新创业,是国家的战略,也是浙江经济转型的突破机缘,也是能够让浙江大学学术和人才培养作出显著地重大区别其他高校的价值所在,是激活常年高校专利成果排名第一孤独感的正确姿势。校庆活动则是向全社会传递这一信息的绝佳载体,否则非要等着某外地高校来杭建个某某技术转化研究院后我们再后知后觉挽回话语权吗?当然,这种思路并非不注重基础研究,而是有更加多地资源能够带动起来高校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基础研究板凳一坐二十年冷,国家无能力,企业不买账,民众听不懂,这种事情只能是自己找准方向给小灶奶孩子憋大招,是战略战术。哪个高校真投入假投入,只有时间能证明。

10、浙大人不忍心少数人抹黑校庆,想要的决不是为了如何怼那些“十万+”的公众号,思考的不是为了如何和满足那些充斥“朴素的全民均等思想”的序长序爵高调呼喊,努力的不仅仅是搞几个科技cosplay人物cosplay机器人cosplay给大家营造气氛,而是在开创树立更具包容的社会评价标准和提出如何看待任何一个高校对社会发展与个人成长贡献的评价方式。别的改变不知道有没有,至少以后各个高校的LGBT群体也敢于学习浙大的样子在这样值得庆祝的日子高声欢笑,而这些其他高校从未听说的事情,浙大可能已习以为常多少年了。

11、请允许我引用“半夏歪歪”同学提供的这么一句话:“那天我采访了一名老校友,我问他怎么看待帝国大厦亮灯以及各种灯光秀刷屏的现象,他说,其实浙大就是需要这样站出来,走出去。他们那个年代,不具备这种条件,现在我们有条件了,就应该站出来让世界看到。”你看,这样一个光辉的瞩目的校庆,其实只是协助那些老校友实现当年没有机会没有资源去完成的梦想而已,只是抒一口百年长叹未曾辜负。不仅仅是为了浙大校友,如果能想让校内的同学和校外的所有人士们清楚当今浙大发展的成绩、让更多人听到浙大倡导的声音、让更多校友受到感召而凝聚、让包括鲁学姐在内很多无论对浙大校庆有何正面负面评价的人参与到浙大的未来建设之时而非今日争论之中,哪怕是他看到的只是幼稚媚俗与铜臭,我们也要感谢这样的告诫警醒。要成就伟大的事,必要专注于长远地梦想,把一时地误解淡化在心底。

12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食指 ”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134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