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豪”到“富豪”——高校捐赠评议中的社会进步

 

 

在国内做善事的确不易。无论你做得多么好,总会有一款更大的帽子压过来。比如你不捐款,人们会说未尽社会责任,捐少了,会说吝啬,捐多了,会说别有所图,一点点慢慢捐,会说博取社会眼球打白条,快点捐,有会说成洗黑钱,全都捐了,会为以前的黑点彻底买个平安,捐给某些特定领域,一定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先要去查查这些钱哪里来的。种种诛心之论的可畏人言,让人们不得不深思我们的社会道德标准到底是如何书写的?

 

从中国人几千年的哲学思想来看,一个人如果富裕了,是负有道义上的“原罪”的,且没有任何理由。长久以来只要你的富裕程度超过了常人,就会形成“力量”,这种量无论是显性还是隐性的,都为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所鄙夷、忌惮、排斥甚至是打压。古人做好事都要鼓励“散尽家财”,当今稍有点“资本主义的尾巴”,都要算作投机倒把,这是不正常的。富裕的阶层成为了全社会“用过即抛”的一群人,十多年前有一部电视剧叫做《胡雪岩》,其实已经把道理讲得很透彻了。改革开放后,人们诟病的是“先富阶层”的原罪,从感情上可以理解,在社会规范不健全的时候,必然有些走在前面的“勇士”和“歹徒”,率先解放了思想,甚至逾越了法律的底线,但是他们先行一步而给社会带来的好处,远远大于翻烧饼走回头路的代价风险。好在大多数人们能够肯定改革果实,并且继续深化下去,找到了理性的选择,也符合各个阶层共同富裕的远景目标的最大公约数,这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吧。但有些思想余毒还在泛滥,倘若一个人文化层次不高,但是钱多了,那一定会叫做“土豪”,似乎这样就意味着捐钱是给自己赎罪一样,似乎土豪比富豪听上去更能够让人们获得心安理得地从更高道德高度上俯瞰的优越感,我们中的大多数中间阶层并没有正视过社会道德评价,尤其是对于某些少数人阶层。

 

教育领域的产品是人,所以也是所以各类捐赠中最为特殊的一类。不是什么大灾大难,也不是具体一两人受益,除去少数本就居心不良的,几乎是为情怀买单或者是推进某些远期的事业,是为了塑造未来的人和改变未来的社会。据说对于慈善事业做正面讴歌的只有一部未能大面积放映的电影叫做《武训传》,你看,得成为乞丐,一无所有,无可指摘,把有限的生命都投入到这种无限地事业中,人们才能够认可且无从诟病。在一些人的眼中看来,凡是很难理解的事情,就都是要被“提防”的,是无论对错“先滚过钉板”再予评议的。面对全社会并不高的平均捐赠人次,和与之并不相称的捐赠后的大量异议,难道人们不应该思考下“仇富”之心能否替代社会监督吗?把这些有益的力量都推向“闷生发大财”就对整个社会有所帮助吗?让有关公益的事情,国家统统承包下来,就真的能够推动进步了吗?

 

敢说段永平校友土吗?至少作为浙大毕业生,长期旅居国外不仅有直接捐赠还直接推动了教育部的捐赠配比工作。史玉柱校友土吗?浙大毕业生,不仅有直接的捐赠还成为国内第一代创业领军人物直面失败从头再来的精神领袖?邵逸夫先生土吗?虽然中学学历但贵为勋爵,在全国很多高校都建有邵逸夫医院邵逸夫体育馆邵逸夫科学馆超过百亿港元,很长一段时间在那个大陆电影电视产业尚未商业化时期,你敢说他为了赚到多少大陆的钱?这些人一点都不土,在捐资重教方面多有建树甚至直接和间接地改变了很多社会面貌引领了社会的风气,但曹德旺先生作为民族企业家一句“除了人力,什么都比美国贵”却能引来一片咒骂,你们所了解的这些慈善义举背后,每块捐赠牌匾都是在为了沽名钓誉吗?

 

费孝通先生曾说,中国社会是差序格局,每个人都是环绕着自己的利益来建构所有人情实务的价值标准,所以我可以推断出,社会空气中缺乏一种“公义”,这个义,既是议论的议,更是“正义”的义,就是说没有暂时摆脱个人的格局去审视社会行为和现象。“只要这些捐赠的钱,没有落在我自己的身上,它就是和我无关的,反而如果赚钱的人钱赚得来路不明,正好用于攻讦泄愤”这该是怎样一个不健康的社会啊!“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必回以凝视”有些社会思维的惯性不可用个人力量去阻挡,但在是非面前,还是可以摆正自身良知的。

 

当然,还有另外一批人,则是道德洁癖者,这个早在两千多年孔圣人就发现了:鲁国有律如在外国见到同胞不幸沦落为奴隶,只要能够把这些人赎回来就可从国家获得的补偿。而孔子的学生子贡,把鲁国人赎回来却拒绝了国家的补偿。孔子痛斥到你光顾着拔高自己的道德水准了,但没人能跟得上也就不会再有人效仿了。当人们看到国外各类大楼、树木、桌椅有那么多地捐赠都觉得是理所当然地“私立教育”传统,而一到了国内,对于“真维斯”都不能容忍,是的,体恤衫玷污的不是大学校园,而是玷污了某些人对于学而优则仕的情怀,玷污了某些精神上的遗老遗少们对于朝为读书郎暮登天子堂的认知图谱及奇怪憧憬。如此慷他人之慨,泄自身之愤的举动,就不觉得有何羞愧吗?

 

 

这些话想强调的绝对不是对钱的崇拜,而是对人的尊重,对未来社会共同梦想的尊重。何时国人们不再用“阴谋论”去审视去苛责这些善举了,少一些寒心的苛责,多一些包容宽厚,少一些对“土豪”的贬损,多一些对“义举”的肯定,不要以出身论英雄,不要以富裕为原罪,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有更多的机缘去进行共识的建构,甚至在少数优秀的人的带领下,为能让这个社会变得越加美好而贡献更多的力量。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54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