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记

 ​​雨一直在下,透过玻璃窗,呆呆望着外面路上漂浮的伞,像花朵样绽开。小A坐在餐厅的靠窗位置,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在这里吃饭了,但每次相亲的结局还是不变。以前有姐妹说过,城市越大,人越孤单,陷进去就好像再也出不来,小A越来越觉得这话忒扎心。

 

自从毕业后,身边一圈除了几个熟悉的老友就是身边几个有限的同事,似乎也不太可能多认识一个人,就连送快递的小哥,也是半年不见了踪影,来不及问名字。现在最大的懊悔不是在学校学没学到什么知识,而是没有学点啥爱好,大把的时间积累发酵,却无处燃烧。时常在加班之余会抱着脑袋设想,如果当年高考失败,会不会现在就能岁月静好,早早嫁个人生个孩,一生幸福美满。似乎读了越久的书,却和自己想要的生活,越远了。

 

姐妹们劝过小A早早嫁了就算了,别再挑了。可在小A看来有些星座是不能委屈自己的,于是越来越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旅游一个人买一个苹果,只是削苹果的时候心酸得吃不下一口。寝室的C姐老早就结婚了,每次聚会的时候都带着熊孩子来,用C姐的话来说,这就是浪,无论谁浪到最后都是要认命的。所以她也从来不直接劝小A如何,只是历数身边的喜剧悲剧。所以在感情生活方面寝室长对团支书形成了情商碾压。小A其实完全是可以辩白的,毕竟大学里的每次班级联谊都是她这个学生干部来张罗。隔壁的K妹似乎聪明得多,老早私定了大事,甚至把联谊寝室那个帅哥从出国的边缘一把拉回到身边。对此几个姐妹又嫉妒又羡慕,都怪K妹这个妖孽, 世界少个科学家,国内多个气管炎。 可那时小A想要什么她自己却从不知道。一如现在。

 

芒果鲜奶的瓶子空了大半,玻璃上折射着紧皱的眉。几年下来,小A在这餐厅里见到过工程师、小老板、普通职员,既有博士硕士,也有高中毕业就上混迹社会,有抽烟的,有不抽烟的,有喝酒的,有不喝酒的,还有只喝白酒的,有看书的,有整天只会看书的,而她感觉,所有的相亲都像是一场买卖,吆喝着进场,沮丧着出场,无聊地等待终场,只是出于礼貌才没有装作打电话的样子中途退场。找个能聊到一起的,却是那么地难上难。

 

这个世界不喜欢的人太多,而喜欢的却又说不上来,小A把吸管快咬断了也想不出答案来,似乎这课连重修的机会都没有。在年底的最后一次姐妹pa上小A多喝了几杯终于承认根源还是在自己。不是没有人教,而是生活每天都在教,长进太慢,该多想的时候想得少,该少想的时候却思考太多举步维艰。

 

思考得头发都掉了也没用,幸福不该是想出来的,而是从命运的嘴边抢来的。小A理了理鬓角,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清楚有些事情还是要靠自己的。这次相亲前C姐反复告诫小A,不要问人家是什么学历的,这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是浙江大学毕业的,他喜欢的你不感兴趣,也永远谈不到一起,先要问问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人尤其是喜欢和什么样子的人聊一辈子。。。可是。。。可是。。。咦。。。面前突然冒出来的这个男生怎么打了一条绿色的领带。。。

 

小A忍不住地笑了场。。。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127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