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新编:浙大有可能超过清华吗?

 

这是一个知乎前几年的一个热问,但并不打算今天给个什么答案。只有年轻气盛的人才会图一时口快,而稍微涨些年纪的人,都知道很多问题的提出,不是为了寻求答案,可能只是一些心绪不吐不快。早在十多年前,我看到很多机场、铁路的广告橱窗里挂着清华继续教育或者北大总裁班的宣传画时,心里有些异样。这倒不是说浙大小气。浙大也有继续教育也有总裁班,但是某些高校如果在全国都有如此的辐射,和全国唯其“二圣”的气质感觉是不符的,感觉那些张扬的目标可不是“服务社会”“服务地方”那么简单。最后只能说,人家的牌子更响,我们虽有地利,但也是在亦步亦趋罢了。浙大在北京也开个总裁班?算了这个就别勉强了。

“二圣”有其历史根基,有其独到之处,也的确能有一些翘楚的领域,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地方,有些“手笔”和思路,是非紧靠政治文化中心的组织能够获得的。依照以前某师兄的观点是这样表述的:“二圣”是值得大家向往的地方,也是各种资源富集的地方,更是容易成功的地方,但这“二圣”所获得的支持与资源为整个国家带来的进步,和它们所占有的优势并不匹配。

所以,当我看到某些高校为了抢一个“状元”能够相互诋毁不顾脸面的时候,我觉得,新时代的高等教育必然要迈向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当90后00后乃至更年轻的一代的思想开始主宰社会的文化主流时,只要其中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少一些,权力依附主义者少一些,他们将带给一个社会更为公平开放和自由的环境,而这是所有教育事业新的发展契机,甚至不单单是高等教育,连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网络教育、职业教育等等都会迎来新的变革。对这样可能的变革,浙大是否有准备好呢?

当浙大开始大类招生的时候,是在05年,当浙大开始探索设立社会服务教师岗位的时候,当浙大大力发展校友资源开拓各类渠道的时候,当浙大探索提升教育国际化水平的时候.....浙大动作往往是很早的,但是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却时常有先发后至的结局。所以这次浙大逐渐攀爬到高等学府前列的时候,应该再思考下后面如何路径,有一个合理可行但也更具挑战的中期发展期许。也许某些高校不用吹嘘咋呼自然有人蜂拥而至趋之若鹜,但浙大如果不能敢做实事,且勇于振臂呼喊的时候,打死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捧场的。这就是我们目前,以及未来一个时期依然需要面对的社会现实。

我们再看看江浙一带公开新闻,当你们听说“浙江省清华学子企业发展促进会”、“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以及“浙江女孩高考557分 北大降219分录取她”、“2017年浙江有126名学生保送北大、清华等名校”时,你们会不会突然意识到什么?是的,高校的竞争,是全方位的,是具有前瞻性的,是不断布局谋略的。就在刚才傍晚我看到一则新闻,是关于北大资源未来科技城和北大资源集团的...有些莫名地哀伤,不是哀伤浙大被外人嚣张地撵到自己后院里来,而是浙大不仅仅要发展壮大自己,还要同时在耐心等待社会氛围的缓慢变革。

而能够看到变革契机的,目前看到的只有“创新创业”四个字。这就好比浙江精神温州精神之类的东西,明明不具有什么显著地优势,但是只要敢闯敢创,一穷二白也照样能够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血路来。如果按照常规发展模式亦步亦趋,那么在有生之年估计是看不到浙大引领潮头,但什么叫做“超过”?无论是“东方剑桥”还是“东方剑桥”,我们的目标都该是更高层面上的比拼,只有在更高维度上才能形成独特的其它任何高校也不可比拟的竞争优势。如果这样的话,可能会在我退休返聘到校史馆看门前,能够看到很多维度评价中浙江大学能站在世界顶端,不辜负历代求是人之基业,实现百万校友的“浙大梦”。

肯学习,有耐心,立远志,不惧竞争,善于竞争。我想,从来没有什么神仙和皇帝,一切还要靠浙大人自己。

 

            —— 2017.07.28​​​​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131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