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作协书记弗·瓦西莲柯女士访问浙江大学等中国高校

        

    2016年11月至12月,受浙江大学外专短期来华项目资助,俄罗斯作家协会执行委员会第一书记、俄罗斯著名作家、著名社会活动家斯维特兰娜·弗拉基米诺芙娜·瓦西莲柯女士来浙江大学访学一个月。11月25日晚,她在浙江大学图书馆紫金港基础分馆三楼国立浙江大学厅作了题为“当代俄罗斯文学发展概况与走向”的讲座。该讲座属于“浙大东方论坛”第196讲,由浙江大学外语学院周露老师主持并担任现场翻译。

首先主持人周露老师介绍了瓦西莲柯女士主要的创作经历与所获得的国际性荣誉。瓦西莲柯女士不仅是俄罗斯和国际上享有声誉的作家,也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自1996年起至今一直担任俄罗斯作家协会执行委员会第一书记,是俄作协机关刊物《蒸汽机》与大型文学丛刊《冰与火》的主编。同时担任国际作家笔会会员、俄罗斯电影导演协会会员。她也是21世纪初俄罗斯女作家团体“新女骑手”的领导人,是俄罗斯一系列女性小说文集的主编会员、俄罗斯新闻协会会员。自2007年起一直担任国际沃洛申奖组委会主席,自2013年起担任契诃夫和秋切夫竞赛评奖委员会主席,以及生态文学竞赛“金虎”评委会主席。同时她也是20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女作家团体“新女骑手”的领导人,是俄罗斯一系列女性小说文集的主编:如《被忘却的罪恶》、《新女骑手》、《香槟飞溅》、《十三个爱情故事》等。所获得的国际性奖励与荣誉有:1991年小说《响亮的名字》在布拉格获得“年度欧洲最佳小说奖”。1994年在德国获谢尔盖·爱森斯坦最佳编剧奖。1998年因为长篇小说《小傻瓜》获得《新世界》杂志最佳小说奖。1999年被授予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奖。2006年获得高尔基文学奖。2007年短篇小说《铁蒺藜》入选尤利·卡扎科夫提名奖。2008年译成波兰语的小说《小傻瓜》入选中欧国际文学奖“安格鲁斯”提名奖。2014年诗集《竖行的散文》获柏林学院2014年最佳诗歌奖。

在讲座中,瓦西莲柯女士从一个亲身经历者以及组织者的角度,讲述了后苏联时期近25年来俄罗斯文学的发展状况。文学批评、文学杂志和各种文学奖项对当代俄罗斯文学的形成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说在解冻与停滞时期苏联文学只欢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一种创作手法,那么在当代俄罗斯文学中存在着多种创作流派,其中后现代主义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流派。后现代主义是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文化现象之一,不仅存在于文学中,也存在于各个人文学科领域。俄罗斯后现代主义文学的发展历程主要分为三个阶段:形成时期(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确立时期(70年代-80年代)和“合法化”时期(80年代末-90年代)。同时期的女性文学可以看做是后现代主义文学的一个组成部分,而瓦西连科女士正是当代俄罗斯女性文学的奠基人之一。之后,还出现了后现实主义、形而上学现实主义等。       

此外,在90年代的俄罗斯当代文学中,作为对后现代主义的反叛,出现了一个重要的作家团体——以瓦尔拉莫夫、巴甫洛夫等为代表的第一批新现实主义作家团体,他们认为生活本身高于一切,作品的好坏取决于作家的道德立场;在21世纪初,又出现了第二批新现实主义作家团体,他们既是文学的创作者,同时也是政治家。他们不仅通过作品展现生活,而且试图影响生活。瓦西莲柯女士作为第一批新现实主义作家的代表,向我们讲述了她的童年经历,以及她以此经历为背景而创作的长篇小说《小傻瓜》。她提到自己是1962年古巴危机的亲身经历者。尽管当时的她只有6岁,但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危机之前被送到了草原深处。面对着一片漆黑的草原,她第一次对死亡产生了莫名的恐惧,也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热爱生命、热爱自己的父母。当第二天清晨,她重新看到了黎明的阳光,知道核战争不会发生,她感觉那真是个奇迹。瓦西莲科谈到,这种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随之到来的欣喜伴随着她的一生,她一直想把这一切写出来。而她的长篇小说《小傻瓜》正是基于这样的切身体验所创作出的作品,并且成为她的主要代表作。

在之后的提问环节,瓦西莲柯女士详细回答了同学们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进一步指出了俄罗斯文学中女性形象的发展变化,并且就“俄罗斯文学为何如此沉重”的话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最后,瓦西莲柯女士为大家放映了她专程带来的、由她任编剧的纪实电影《地方》,一部反映前苏联核武器小城的电影。通过一个小男孩的眼光,折射了这个军事小城的发展与变迁。

在华期间,瓦西莲柯女士还先后拜访了天津南开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多所中国知名高校,做了多场有关俄罗斯当代文学的讲座,为国内师生们带来了有关俄罗斯文学发展现状的最新见解。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102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