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译者前言(刊登于中国画报社出版的译著《罪与罚》)

“如果说列夫托尔斯泰代表了俄罗斯文学的广度,那么陀思妥耶夫斯基就代表了俄罗斯文学的深度”。作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创作高峰期的代表作,《罪与罚》正是这样一部能深刻体现俄罗斯文学深度的作品。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1821-1881)是19世纪俄罗斯卓越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和心理分析大师,一生著述颇丰。《罪与罚》是他最受欢迎的一部作品,也是声誉最高的一部作品。小说描写的故事发生在19世纪60年代中期的俄罗斯彼得堡。当时俄国农奴制度刚刚废除,俄国正处在旧的社会基础迅速瓦解和资本主义迅猛发展的过渡时期。贵族阶级走向没落,资产阶级实业家和冒险家走上社会舞台,令人触目惊心的赤贫现象随处可见。正如小说中的马尔美拉多夫所言,一个贫穷、然而清白的姑娘,靠诚实的劳动是不能挣钱养活自己的。“先生,如果她清清白白,但又没有特殊才能,即使两手一刻不停地干活,一天连十五戈比也挣不到哇!”所以索尼娅最终只能沦为街头妓女,靠卖淫来养活父亲、继母和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妹。索尼娅的悲惨命运正是当时千千万万个贫苦儿女真实命运的写照。最终她的父亲马尔梅拉多夫惨死在贵族马车之下,继母卡杰琳娜·伊凡诺夫娜发疯后死去。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在挣扎,但是他们还是走投无路。而像卢仁这样有财富有地位的人,却为非作歹,为所欲为,极端自私,对受尽苦难的穷苦人毫无怜悯之心。陀思妥耶夫斯基通过鲜明的人物塑造揭露了不公平的社会秩序中残酷的生存竞争、显著的社会对比、大多数人的破产、毁灭和少数掠夺者的成功。

小说的主人公拉斯科尔尼科夫是一个被贫穷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大学生,因为付不起学费而辍学。“他的斗室恰好位于一栋五层高楼的最顶端,与其说是间住房,倒不如说更像个衣柜。”就是这样一间斗室的租金他也付不起,他向放高利贷的老太婆抵押了一切能抵押的东西,甚至连他父亲死后唯一留下的、对他和他的母亲来说具有重要纪念意义的手表也拿去抵押了,可见其贫穷的程度。

然而拉斯科尔尼科夫虽然贫穷,但是他并不因为贫穷而自卑,觉得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相反,他创造了独特的“两类人理论”。拉斯科尔尼科夫把人按照天性分为两类,第一类人是低级的、平凡的人,仅作为繁殖同类的材料;另一类人是具有天赋和才华的人,不平凡的人。“第一类人,也就是那些材料,一般就其天性来说,都是些保守的人,他们循规蹈距,驯服听话。……第二类人都会违法,根据能力大小,都是破坏者或者倾向于破坏的人。” 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不平凡的人有权逾越某些障碍,包括消灭妨碍者或者阻挠者的生命。他认为放高利贷的老太婆仅仅是一只虱子,活着对人有百害而无一利,而自己要做像拿破仑那样的不平凡的人。拿破仑有权杀人,让芸芸众生流血,只因为他创建了新的规则,成就了丰功伟业,所以他是英雄,为世人所景仰。他对索尼娅说:“我想做拿破仑,所以我杀了……”“我只不过杀死了一只虱子,索尼娅,一只毫无用处的、讨厌的、有害的虱子。”“谁敢作敢为,谁在他们心目中就是对的。谁蔑视的东西多,谁就是他们的立法者,谁胆大妄为,谁就最正确!从古至今,一向如此,将来也永远如此!只有瞎子才看不到这点!”在此理论的支撑下,他杀害了放高利贷的老太婆。但是他一旦把自己的理论付诸实施后,心中固有的社会伦理道德观念又使他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中,精神崩溃几近发疯,他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产生了无限的孤独感,惶惶不可终日。最后在索尼娅无私奉献精神的感召下,他不得不前去警察局自首,以基督教的受难行为来寻求心灵重负的解脱,从而也宣告了他所谓的“两类人理论”实验的失败。

由拉斯科尔尼科夫的“两类人理论”我们可以联想到德国哲学家尼采(1844~1900)的强力意志学说。尼采的《强力意志》一书于1895年出版。尼采如此描述强力意志:“世界是一种无所不在的力量,一个奔腾泛滥的海洋,永远在流转变化,永远在回流,无穷岁月的回流„„是一种不知满足、不知厌倦、不知疲劳的强力意志。”因此,“这个世界就是强力意志——岂有他哉!”尼采认为,“真理的标准就在于提高权力感。”权力在谁手里,真理也就在谁的手里;谁的权力愈大,谁拥有的真理也就愈多。总之,“有用就是真理”,“强力就是真理”。尼采从强力意志出发,断言人性是恶的。他说:“人性恶”,“人是野兽”。“人是一堆纠缠在一起的恶蛇,他们很少能相安无事。”因为人的本质就是“强力意志”,就是“你抢我夺”,“争权夺利”。因此,尼采宣扬利己主义,反对利他主义。他把人分为超人与庸人两类,认为“超人”之于“庸人”,犹如“庸人”之于“畜牲”,“超人”是人类天生的统治者,是宇宙的精华。从尼采的这些言论中,我们不难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拉斯科尔尼科夫“两类人理论”的影子。来自不同国度的两位伟人,一位文学家,一位哲学家各自从文学与宗教的角度,对大千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做出了自己的理解与阐释。无怪乎陀思妥耶夫斯基被称为文学家中的哲学家,代表了俄罗斯文学的深度。

索尼雅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小说中塑造的一个近乎完美的人物形象。她虽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家庭,是最低层次的街头妓女。但是在作品中完全感受不到这些因素对索尼雅形象造成任何损毁,反而更能衬托出她纯洁、善良的内心世界。索尼雅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她拥有基督徒应该具有的品质,爱人、谦卑、忍受着巨大的苦难。这个纤弱少女肩负着沉重的生活担子。她为了养活一家人不得已领了黄色执照,做最卑微的工作。对于脾气暴躁并且打过她的继母,她不但毫不责备,反而能够真正理解她,看到她的善良,并且对她苦难的人生充满怜悯之情。她堕入了耻辱的泥淖,但仍然保持心灵的纯洁。她有过自杀的念头,但是并未付诸实施,只是因为那句简简单单的疑问:“那她们怎么办?”。为了他人,即使自己受尽凌辱,也得咬牙活下去。所以,索尼娅是典型的利他主义者,与拉斯科尔尼科夫的利己主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索尼雅在和拉斯科尔尼科夫接触之后,深切地感受到:“他多么痛苦!”,尽管当时她还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痛苦,但是她知道他痛苦,并且努力让他减轻痛苦。当她得知拉斯科尔尼科夫杀害了放高利贷的老太婆和她的妹妹丽扎韦塔,并且自己深陷苦恼和纠结之中,她再次感叹:“多么痛苦!”这深刻体现了她对拉斯科尔尼科夫的理解与同情。她并没有因为拉斯科尔尼科夫是个杀人犯而嫌弃他,而是给他指明了一条摆脱痛苦、获得救赎的道路。她规劝他去自首,去服苦役,去受苦。因为只有受苦,才能让拉斯科尔尼科夫得到解脱。索尼娅做好了跟随他一同去西伯利亚的准备,不论他要去哪儿,不论他要在那儿待多久,她永远跟随他。因为,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她要帮助他赎身上的罪;作为一个善良的、和他有着同样痛苦境遇的人,她充满了爱。是她的爱,让拉斯科尔尼科夫内心强烈地感受到束手无策的苦闷和惊慌不安,让他认识到自己并无杀人的权力。拉斯科尔尼科夫最终选择了自首,并且在流放西伯利亚的途中,感受到了索尼雅对她的爱,和他对索尼雅的爱,无限深挚的爱。

《罪与罚》以出色的心理描写而著称,主人公拉斯科利尼科夫的内心世界以心理语言的方式袒露在千千万万读者面前。整部小说只有第一部在讲犯罪,而余下的五部,都在叙述主人公内心的煎熬来体现罚这个字的含义。即使在描写主人公杀死老太婆和她无辜的妹妹时,陀思妥耶夫斯基主要运用的表现手法是心理描写,而非似乎理所当然的动作描写。即便整个作案过程所占篇幅并不长,对主人公心理变化过程的描写可谓惊心动魄,一波三折。与站在第三人称视角或者上帝视角、以动作神态等外在描写为主来展现犯罪场面相比较,作者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更显张力,充分展现出主人公内心的惊惧与恐慌,让读者仿佛身临其境,和故事里的主人公面对同样情形同样抉择,一起去经受心灵的煎熬与惩罚,对读者心灵构成直接叩问,形成了强烈的艺术震撼力。

《罪与罚》在国内有多个译本,基本为全译本,简译本几乎没有看到。在文学快餐化的今天,为了让读者更容易走近名著,不被大部头的文艺作品吓倒,我们做了这次简译处理的尝试。本译著根据苏联文学出版社于1970年在莫斯科出版的、收入“世界文学丛书”系列的《罪与罚》俄文版本译成,保留了主要情节与人物关系,简化了次要情节与次要人物,删减了一些旁枝末节,使情节更加紧凑、阅读更加流畅,以便读者快速抓住主要情节、迅速进入阅读情境,尽情享受名著魅力。

《罪与罚》一书最初于1866年底在俄罗斯彼得堡出版,今年恰逢该书问世150周年。在此周年庆之际,重新出版该书的中译本具有特别的纪念意义。愿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这本心血之作能够带给广大读者极大的精神享受,领略到俄罗斯文学名著的风采,开启真正的俄罗斯文学之旅。

 

 

 

                                    译者  周露

                                    于浙江大学紫金文苑

                                     2016年5月18日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169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