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陆游,永远的小百花 --- 观越剧《陆游与唐婉》

在2012年的新春演出季,以浙江小百花最强阵容推出的精品越剧《陆游与唐婉》固然名不虚传,在龙年的正月里让杭城的广大越剧迷大饱眼福,好好过了一把戏瘾。

     《陆游与唐婉》并不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最新推出的剧目,该剧在10年前便荣登2002---2003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之列。小百花的改革创新精神与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使该剧常演常新,在10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让人耳目一新,无愧于精品的称谓。

首先,顾锡东出色的编剧能力为该剧质量的提升提供了最基本的保证。事实上,历史上陆母对唐婉的不满是源于她的不会生育。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了陆家的香火,陆母不得不逼着儿子休妻。但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走,这将是另一部《孔雀东南飞》的翻版,也有损诗人陆游的形象塑造。所以结合当时的社会政治形势与诗人陆游刚正不阿的秉性,编剧巧妙地把陆母对唐婉的不满由不会生育替换成了唐婉对陆游不与秦桧同流合污的支持,自此该剧完成了精神意义上的升华,不再是单纯凄美的爱情故事,不再是恶婆婆与贤德媳妇之间的家长里短,而是有了满腔的爱国情怀,有了国恨家仇,也由此完成了陆游这位爱国诗人的形象塑造,因为谁都不会忘记陆游的“死后方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书勿忘告乃翁”的千古名句。

当然,戏曲演出的名角效应还是很明显的,很多观众看《陆游与唐婉》就是冲着茅威涛去的。很难说是陆游这个角色成就了茅威涛,还是茅威涛成就了陆游这个人物,依我看,他们是互相成就的关系。茅威涛对陆游这个角色的把握与塑造确实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她扮演的陆游是无人可替换的。《陆游与唐婉》中有多段经典的茅氏唱段,其中的《浪迹天涯》一段早就成为各类越剧大奖赛上选手们竞相模仿的选段,这在新编越剧唱段中是非常难得的现象。在茅威涛的精心演绎下,陆游这个人物不再是扁平的,而是立体的,他既是一位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爱国诗人,也是一位爱妻惜妻、懂得花前月下的风流才子。这也比较符合历史上陆游的真实形象,因为他既留下了“家书勿忘告乃翁”这样不朽的爱国名篇,也留下了“钗头凤”这样的千古爱情绝唱,其中的“错错错······莫莫莫”的反复呤唱,曾让多少有情人肝肠寸断、一洒同情之泪。茅威涛在该剧中的精彩表演俯拾皆是,例如陆游在面对母亲硬逼他休妻之时,在对母亲下跪的同时,也发出了“要儿出妻难上难”的心声。这时茅威涛的表演极富张力,无论是表情、动作,还是唱腔、语气,都极好地表现出陆游此时母命难违、又难舍妻子的两难心境,一句“·····难上难”的表白,更使陆游的表现具备了现代人的抗争意识,与唯唯诺诺的焦仲卿式的古代书生有了质的区别,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理念,难怪这句只有7个词的唱腔引发了全场观众由衷的掌声。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此外,该剧的服装、灯光、舞美设计都非常到位,给人非常雅致的感觉。感谢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整个艺术创作团队,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不懈努力,才使越剧这一剧种不断向“高、精、雅”迈进,使越剧这一古老的剧种在21世纪的今天依旧发出耀眼的光茫,也由此吸引了一批高学历的年轻观众。

同时非常感谢钱江晚报与杭州剧院协助完成了这次演出,希望小百花能经常在杭州演出,让杭城的观众能更多地欣赏到你们的精彩演绎。

                    (写于2012年农历正月)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288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