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安全感漫谈

写这篇小短文的是一个30岁的男人,他的职业并不需要面对老板冷淡的眼神、严厉的要求,还有那张和大便一样臭的脸;他的收入不算高,但应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开销还是足够的;他的发展前途被人看好,社会地位也还不错,比较受人们推崇和尊重。但是这个男人却时常感觉到不安全感,他原本以为是自己性格的卑微和懦怯使然,然而在与朋友交流过程中,他发现许多朋友,包括未婚的和已婚的,时常都处在一种不确定性的氛围之中,甚至带有几分愕然和恐惧。仔细想来,男人的内心深处,或许也有三分“妩媚”和“娇羞”,亦或是不能说的秘密,对任何人都无法言语的脆弱,只不过在硬汉的世俗眼光下,他不得已表现出天塌下来都不怕的形象,可是只有自己才明白,周末独处一室,窝在沙发,一杯红酒面对窗外车水马龙的孤独感。

男人需要安全感,主要是在获得被认可的同时保留一定的自我空间。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不一样的,一个成年的男人往往肩负着与其不对等的各种责任,所谓不对等可能来自家庭的压力、婚姻的压力、事业的压力等,而在被迫无奈之下,男人无可选择地接受既定现实,忍耐是有限度的,由此产生了不安全感,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但是总会被莫名地背着黑锅,甚至很多事情耗费了大量精力,最后被一句话否定。如何去消释这些压力自然成为深思的问题,有的人选择去旅游、美食、放纵,也有的人坚持了诗和远方。从实际生活的角度来看,没有多少人有勇气敢于否定自己,特别是在已经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的职业上,不会那么轻松地say goodbye,在这种情况下,由不安全产生了各种问题,要么是各种特殊的癖好,这些癖好或许就是一个男人永远不能见天日的黑点;要么就是抑郁症,这两点可以统称为“black room”。这种不安全感似乎会让男人走上恶性循环的道路,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世界充满悲剧,可似乎总是不能抵挡撒旦的恶咒。这篇短文的男主人公有个很好的朋友,曾经历了浑浑噩噩的几年时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每天都在穿梭在天堂与地狱之间,与神、人、鬼在玩着捉迷藏的游戏,用仅有的两分清醒寻找自我突破,最后的选择是难以见阳光的事——性沉沦。对他而言,既然似乎已经到了生命的结尾,那就干脆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告别,要自己喜欢的却又未曾放肆的事,他自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身体的严重透支和精神上的束缚让他每天都被放空,这样的生活经历了3年的时间,却神奇般地走出了阴影,他说,原来安全感并不是来自外部的一种保护,而是源于自我的一种习惯。

30岁的男主人公从他朋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好像是过去,却又更像是未来,他通过书、茶、诗、歌、花草来内敛和沉静,但是人性的弱点只有自己清楚,他需要有红颜知己,但也需要一位能将潘多拉魔盒打开的同性朋友。男人的生活有很多无法与女人共享,或者成效甚微,比如与女人喝酒,不能酩酊大醉,否则内心肯定是有想法的,而与其他的男性朋友在一起,一醉方休或许就是照亮black room的方式,甚至在很多情况下,无意间说起black room,朋友也只是笑笑而过,这或许是一种宣泄的方式和途径,总是比憋在心里好。当然,如果这些能够得到朋友的理解和支持,甚至能与自己相扶而走过,或许那就是伯牙子期的交情了。

说到底,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所有的不安全感,终究都是“情”,亲情、爱情、友情,人是社会动物,而不是冰冷的器皿,草木尚且有温度,人自不必多说。从寿命统计的角度来看,男人的平均寿命低于女人,或许这也是男人的不安全感没有发泄的原因吧。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让男人把不安全感钉在阳光下的柱子上吧,比赫斐斯塔司的楔子把普罗米修斯钉在岩石上钉得还要牢。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216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