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浅解 ——只身在江湖·别梦醉红颜

杭州春雷一声响,哀断匆匆回家祭奠亲人的心肠。窗外老树新芽,一抹翠绿点缀让寂寥的小巷显得格外出世,不知谁家传来的笛声,附和着车水马龙的晃影,似是武侠剧里一曲荡气回肠。每逢阴雨,身心俱乏,喜欢煮上一杯陈年普洱,窝在沙发里,百无聊赖地换着电视频道,今儿个无意中看到流星蝴蝶剑,剧情略显生涩,倒是“何为侠、侠为何”让我颇有思考。21世纪的今天,人类进化到似乎一切都已经无法阻止的境地,它产生了枭雄、也产生了贫民,而侠者何存也?

吾之陋见,侠者先为仁义。所谓仁义,乃是一种自觉。但凡侠者,不为他人所强迫,亦不为功名所诱惑,更不为利禄所苑囿。天地正义浩荡,乾坤公道朗明,侠者所赖不过一瓢水、一桑麻,而求的是心中的超然,他们信奉天道,也秉信恶事天理不容。在古代阶级社会中,等级制异常森严,不同身份者各居所职,教育和战争乃是贵族之奢侈,故而最大的问题是社会阶级矛盾问题。侠者之路见不平、劫富济贫、伸张正义毫无疑问是一剂安慰和润滑,尽管在现实生活中侠者多半螳臂当车,但其精神、其信念早已化作一股无形之源沉淀在每一个拥有江湖梦的中国人心中。遗憾的是,当下中国社会,侠者之存运实乃一声嗟叹,呜呼哀哉?!时运不济也,人心惶惶也,衙吏蛮横也。仔细想来,三者皆指向一点,欲望的贪婪。严格的阶级社会纵然有各种弊端,但却有一个重要作用,在相对的阶级中生活改善有很大的激励作用,且边界清晰,所以侠者自然有其道。尽管有不少客观制约因素,但如今社会乱象更多是因为主观之贪,有贪欲自然谈不上侠,纵然侠者亦有一己之利,正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以仁义立身,自觉之境界,日下遥望之不可及——每个个体追求权力固然无错,然而光追求权力而不承担责任就是不讲道理了。

吾之俗见,侠者次为静悟。所谓静悟,乃是一种自省。但凡侠者,以身作则,心中有杆称,万事有轻重。静悟有张力,也有收力,它造就对个体、对他人、对社会、对国家的感性认知,侠行乃是实践,是对所沉思之检验。18世纪西方有位先哲有言:“Two things fill the heart with renewed and increasing awe and reverence the more often and the more steadily that they are meditated on:the starry skies above me and the moral law inside me”,其实便是一种静悟。静悟可以内敛,付以微贱之吐纳;也可以外放,集于洪荒之能量。因为静悟不同,侠者形成诸多种类,这正是三十六行形成相对稳定的隐形条件。那么当下社会呢?无论国外还是国内,不同阶层的人有多少静悟?禅佛、法道都已世俗不堪,金钱主宰下的世界,生命之花开花谢似乎只是一场旅程,匆匆地来,而后匆匆地去。我们太嗔,为何而嗔?想来也是一笔孽债,欠的是子孙的,还的确是自己的。正谓“是舍则该舍,不舍便不得”,以静悟立命,自省之浮屠,当前社会无形力源之急也——每个个体生命之耗所为意义如何,没有悟,更多便形成习惯性地自我为中心,每个人都若是这般想,那这个社会就不好玩了。

吾之卑见,侠者终为红尘。所谓红尘,乃是一种自爱。但凡侠者,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目空一切不闻情欲,相反,侠骨柔情,他们笑看红尘,对酒当歌也好,把剑自舞也罢,侠者需要有人陪伴。侠者之爱不像沙砾之渺小,也没有宇宙之浩瀚,它只是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心有灵犀。无论对方是异性的纤指弄琵琶,还是同性的英眉锁清秋,侠者不为世俗所倾。自爱究竟像空杯中的水,到底要斟多满才是标准似乎是说不清的,就像酒喝了多少才叫醉一样,它对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每个人因为自爱而理应得到别人的尊重,难道对于今日之世界不应该也是如此么?有人唱千年等一回,可是不也有人唱一生爱你千百回么?而我也曾写下几行卑微的呻吟:“终是烈酒醉过才浓,像是恋人爱过才痛,我已许久单身,只为她走后再也填不满的空”。正谓“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就不喜欢”,以红尘立世,自爱之谦逊,又需要历史车轮向前走多远才能实现对他人的尊重呢?——每个个体总认为不追求最好的,只求对的,这当然无可厚非,然而究竟什么样才是对的,谁又能说清楚呢?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240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