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夸张情书

丁慧刚

第一次,是一个浪漫的字词,它赋予了‘导师’的意义。第一次是生命的导师,引领第二次、第三次...最后一次。今天写给到杭州工作时第一次遇见的女孩,第一次重视、第一次回眸、第一次铭记。

        第一次就像一个突然到来的闪电,历历在目,可以形象地素描她的形状,速写她并且定格在记忆里。第一次也像一首从没听过的歌曲,音律在耳,能够生动地回顾她的音质,试唱她同时填写在音符中。

        看到她起身,听到她的声音,闻到她的气息,我耳目一新。想要把自己变成她的音符,想要成为她心中的弹簧,一起谱写生命的乐章,共同激发心灵的触动。这就是我写给她的东西。

        2009-8-4是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正式报到的日子,后面为期三天的培训式听课。我第一次知道了她,在第一天培训课里,医院党委书记点名一个女生,然后站起来一个天使般的毕业生-----程秀,于是她代表护理女生发言。那一天是09年8月5号。

        在培训结束上班的日子,我一直寻觅着她。我深刻着“武汉科技大学”和“liuyan"这样两个标识,一路找她。因为liuyan的标识不对,一直找不到当年的女生。耗了两年零十个月后,终于找到了她,终于再见了。

        于是,我相信了再见这个词汇。重塑了这个词的定义。

        我的再见,对她来说是初见,对我和她来说是相识。所以那天来骨科,我自发地叫了她一声,自己也莫名其妙,怎么就脱口而出地叫她了,我没有羞涩、没有不自然、没有很刻意,就这么嘴巴带动嘴唇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感觉丝毫没有经过脑海的过滤和思考。

       三年来的挂念,终于有了答案。

       以前带人看病我都是去门诊的,那天偷了个懒,直接去了病房,刚好病人家属没和我提前联系,直接到我办公室来找我,我随性选择了那一天。刚好那一天她上白班。记得那一天是上个礼拜四,5月31号中午。她戴着口罩、穿着白衣,我还是认出了当年的毕业生。记得当年,她也是白色衣服,写满了秀气和纯洁。

我对她三年的牵挂和执迷,也充满了信念和纯净。描绘她、书写她、歌唱她,把我的文艺特色都投入给了她。三年前,上帝安排我们的相遇不会是无缘的。现在我们的再遇和相约,恰恰表征了我们的缘分绵绵。找到她之前,我总是折腾着,挣脱所有的来客。让这段美好继续,让我们了解加深,稳定的是我对她三年的肯定和在乎。

       往往奇迹都是从不可能中诞生的,我特别相信奇迹,她最美好。也只有不懈的坚持、不断的等待、不停地记挂,真心、努力、热忱,才能产生奇迹。等待,这个简单的词汇代言了我的心声。

丁慧刚于杭州 2010年7月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463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