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思考

丁慧刚

刚好有些零碎时间可以利用,一上午断断续续的念想有些忘了,我把记得的东西写成粗文,受读者批。毛主席证实了有志不在年高,邓总师证明了创新不在身高,但都展示了自己是时代的新秀。
       去年访久违的先生,先生自称中文散人,"路上还熟悉吧!",他说,"你虽然不念中文,但终是早年语文爱徒。"于是送线装「毛泽东选文」一册。
       当晚他对我说了一些书评:说他不喜欢林黛玉,既病又尖刻。说孙悟空是个可怜人,忠心忠意不落好。说林冲武功有余,勇气不足,难成大事。说岳飞愚忠误国又丢命。说诸葛亮是赌徒,空城计是他赌局。他们的都信心中的主人。
       我想,累并快乐着,是比较形象的、几乎可以触摸到形状的信仰,比共产主义更生动。比什么任何教派更务实,所以我不信教。就信仰累并快乐着,这是最美妙的!累而不快是可怜虫,快乐不累是国家或家人的蛀虫,不累又不快是糊涂虫,唯有累并快乐者是智慧的、刚毅的。这是最实在的信仰,当然也是最幸运的信仰。可以偶尔浪漫,可以适度任性,只要有务实的前提。对工作的突破,毛说"打过去",邓说"改起来",生活中也如此,假如不适合打,那就改自身嘛!
       打改结合,打上展示优势,改中弥补不足。打的方向是他,改的目标是我,评的裁判是你。耐的是心,焦的是情,盼的是你那绣球抛给谁。思绪化作践行,只愿你在丛中笑。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352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