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秋

 

若是在北方,秋天定是肃杀萧条之景致。霜林尽染,木叶飘零,起伏的山峦隐伏在地平线上,远处驼铃阵阵,黄沙飞卷。低矮的四合院内,大门深掩,时而狗吠吠地叫着,伴着凄凉的月影,大有“萧萧愁杀人”的况味。

杭州的秋天可不是如此,它的秋天是嫩绿的、绯红的,有着温润的气息,而又略带诗意。绿茵茵的草坪上,几只雀鸟在闲庭信步地踱步,人靠近了也并不以为意,那种悠游自得的情态,也同杭州人的性情一般无二,是那样不瘟不火而又不显拖沓的亲昵。

杭州的植物也都是循规蹈矩,它没有扬州盆景的怪,也没有苏州绿植的拙,它是鲜活的,自自然然的。斑驳的石灰墙角,因为受湿气的侵蚀,略显苍老。一侧的藤蔓,却在这苍老上增添了几许活力。翠竹规规矩矩地沿着逶迤的鹅卵石路边生长着,静静地一言不发,虽然茂盛,并不显得芜杂。几个人在法国梧桐下悠闲地攀谈着,说着新奇的见闻,这是杭州人常有的意趣。没有哪里的人有杭州人的闲情雅趣,他们会在雷峰塔下,评上下古今,奇谈怪论;在西子湖畔,啜一口香茗,看云淡风轻;在城隍庙里,观月小山高,人如蚁蝼;在钱塘江畔,听潮声如雷,感逝者如斯。也只有杭州人会别有兴致地再三再四为自己的景色起新奇的名字,诸如苏堤春晓、断桥残雪、柳浪闻莺、三潭印月,每一个名字背后都瞧得见杭州人的风骨,杭州人的雅致,是一帧帧巧夺天工的杭绸,是一段段述说不尽的千秋过往。

细雨微蒙的杭州,更如一个婉约的女子,娉婷立在山水之中,氤氲的空气里,十足展现着杭州的妆奁,玉带连缀的武林门,灯火璀璨的南山路,古色古香的清河坊,哪一个信手拈出来,都可以代表杭州的。

杭州的秋天可以容纳下喧哗与骚动,也可以容纳下温情与敬意,更可以容纳下光荣与梦想,它就是这样的一座城市,这就是杭州。

正是:

十里钱塘非我身,

西湖烟雨入梦魂。

西子湖畔秋无尽,

漫言浊浪与红尘。

共收到 0 | 阅读次数 224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